蛊酒醉心

请给我一只合法正太

【神苗】当星沉落 part one.于春之都

作者有话说:作者这次的脑洞是根据电影《星尘》衍生出的脑洞,三次创作,AU,ooc有,BUG繁多,本文的创作是在作者边看了好几部电影边瞎jb打出来的,别太期待。最后,作者已经很久都没有写弹丸相关了,请见谅。

 

 

part one 于春之都

 

朗格是坐落于埃尔维亚东部的一个小城市,埃尔维亚是一个存在于有别于我们所存在次元的异度空间的国度,那里存在着魔法与精灵,我们所幻想的生物都真实地存在于那里。

 

而朗格则是唯一连接着我们所熟悉的地球与埃尔维亚的通路,然而这个通路也不并不是随时都会开启,当埃尔维亚的天启星于地球的天启星虚影连成一线之时,虚影所汇之处会出现空间的扭曲,两个世界的门会在短暂的一瞬间联通,常常有不和常理的神隐大就是如此吧。

 

——————————————

【东京郊区】

大概是天气预报出了错,手机上提示的天气预报本说今日是万里无云的大好晴天,可眼下苗木却站在了商店街的屋檐下躲避着这场大暴雨。

 

商店街里的人们今天似乎都去参加什么活动了,只有几个零零散散的路人在雨中奔跑着。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大概人们都是不想太晚回家,而苗木不得不保护好自己手里一沓厚重的文献资料,他的包和外套落在了学长家里,而他直到走到了半路才发现,原路折回才发现学长不在家,方才似乎有说过今晚上要和同学去烤肉店大吃一顿,电话也不接,估计是喝醉了吧,苗木有些沮丧地想到,他的手臂长时间托着这些资料已经有些手酸了。

 

苗木离开了学长的公寓并决定明日来拜访时再取,末班车已经离开,苗木不得不靠着自己的脚走回去,而不知何时已经笼上了一层厚重的乌云,银色的闪电如同潜龙一般在云层间穿梭,若隐若现地发出朦胧的光芒,令人压抑的雷声从云端滚滚而来,苗木在心里暗暗抱怨起了不靠谱的天气预报,加快了脚步并祈祷雨水在自己到家前别降下来。

 

然而仿佛是为了刁难他一般,豆大的水珠开始零散地砸在沥青路上,发出了微不可闻的噼啪声。苗木不得不停下前进的脚步环视周围是否有可以避雨的场所,资料要是被淋湿了学长一定会大发雷霆的吧。

 

这么想着,苗木发现自己刚巧到了隔壁家阿嬷开的和果子店所在的商店街,虽说早些时候老婆婆有说过今天晚上商店街会在哪举行活动所以会关门,但是苗木还是不抱希望地跑了过去,他希望能够碰上婆婆已经回来了,自己好借把伞什么的。

 

然而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婆婆和店员都还没有回来,而雨水已经从刚刚的点滴下成了倾盆暴雨,并且有愈下愈大的趋势,苗木站在屋檐下抿了抿嘴靠着阿婆家店门有些无奈地蹲下了身,只得盼望着这场暴雨早点结束,他并不是很指望父母或者小困,为了奖励小困拿到了奖状他们已经去箱根开始温泉之旅了,苗木无奈地叹了口气,自己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地差啊......苗木在心底默默吐槽着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暴雨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苗木已经开始有些犯困了,方才在学长家喝的咖啡效果似乎已经褪去,他甚至不想去翻出手机查看一下时间,苗木像只小猫一样蜷着自己的身体怀中压着散发着油墨味的资料眼皮开始不受控制地耷拉下来,他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然而这是徒劳,眼皮仿佛灌了铅一般沉重,不受控制地往下压,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地最后完全不动了。

 

当然,这使得苗木也完全没有察觉到天上的闪电愈发古怪,在云团里汇聚并肉眼可见地变得可怖起来,接着,一道巨大的蓝色的闪电朝向苗木所在的位置直直劈来。

 

光芒将苗木的身子包容,来的也快去得也快,只是瞬间发生的事情,原本应该存在于苗木怀里的资料散落一地,然而却完全不见人影,仿佛从一开始在这儿就不存在有人一般。

 

————————————————

 

 

当苗木再次醒来时,太阳已经升起,森林里萦绕的雾气正在渐渐消褪,阳光洋洋地散在了苗木身上,周身环绕的一切似乎都让苗木感觉到格外舒适,但是等等.....

 

森林?????!!!!

 

苗木瞬间清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块巨大的石头上,周身被不知名的树木环绕。地上有着从腐烂的枯叶中长出的白色小花,但是苗木同样叫不上名,仍有淡淡的雾气在望不到边际的森林里浮动着。

 

苗木眨了眨眼,他的睫毛上挂着几滴凝结的露珠,阳光下显得尤为可爱。

 

这是什么新的整蛊节目吗?

 

这是苗木的第一反应。

 

苗木小小的脑袋有些发懵,他现在脑海里快速地闪过现下某些电视节目里非常流行的整蛊节目,他有些机械地环顾四周试图寻找到某些长得像式隐藏摄像头的东西,这当然是徒劳。

 

苗木有些惊慌失措了起来,他撑着冰冷的石板支起了身,肌肉有些酸痛,大概是着凉了,他打了个喷嚏,拢了拢被露水浸润的外套。

 

皮鞋碾压着腐叶发出细碎的破碎声,苗木只能听见他的脚步声混杂着虫鸣与鸟叫声,若不是因为身处于这样的这样的境地他可能会有些享受这样的环境,苗木有些自嘲地想道,他现在甚至有些怀疑自己乐观过头了。

 

“再不回去的话小困和爸爸妈妈就要担心了吧。”他喃喃自语着,依靠着一棵大树坐了下来,他已经走了很久很久了,太阳从他醒来似乎从是刚刚冒头开始已经爬到了他的正头顶,尽管他是行走在枝叶繁茂的树林里,他的背部早已被汗水浸透,校服的衬衫像是糊了胶水一般贴在苗木的后背,外套早已被苗木脱下挂在手臂上,穿着皮鞋走那么长的路实在不是一个很好的主意,更何况是在路况如此糟糕的树林里,苗木觉得他的脚已经被磨出了水泡,他决定停下来休息一下。

 

由于长时间的走动,与大量的出汗,苗木现在已经口干舌燥的不行了,但是他却始终找不到可以饮用的淡水源,简直是最糟糕的境地了......

 

苗木扶着膝盖站了起来,尽管很不情愿,但是他必须要在太阳下山之前走出这片森林,否则他就要在这奇奇怪怪的森林里过夜了,他可不要。

 

出了森林以后先去找警察局吧......苗木迈着沉重的步子,漫无目的地向一个方向走去。

 

突然间,苗木听见了水流的声音,他有些迫不及待地向着声源迈开步子走去,太过着急以至于苗木被脚下粗壮的树根狠狠绊了一下,下意识地撑着地却被一根断枝在手上深深地划开了一个口子,然而苗木实在是无暇顾及,从地面上狼狈爬起后又重新迈开了步子奔跑起来,最后一个不注意狠狠摔进了水池里,晶莹的水花由于重物的撞击重重飞溅开来,苗木跌进池塘后睁开了双眼,他隐约看到了一个人影,从水下向他游了上来,抓住了他的脚腕将他使劲地向下拖行着,苗木下意识地开始挣扎,他拼命地用另一只脚向抓在自己手上的那只手狠踹。

 

然而那只手像是吸铁石一般牢牢地箍在了他的脚腕上,他愈是挣脱,那只手便越是牢牢地将他紧锁。

 

很快苗木由于惊惶失措氧气泡从口中漏出,苗木觉得自己的口中涌入了大量冰冷的水,脑海里的意识逐渐模糊了起来。

 

我将会......在此终结吗?不是梦境,不是整蛊游戏,而是生命的终结吗?

 

苗木如此想道。

 

再也见不到了吗?小困,爸爸妈妈...还有..大家......

 

不行!!!!

 

我怎么可以就这么放弃!!!!

 

碧绿的双瞳在逐渐下落的水底猛然地睁开了。

 

他不能在这里结束。

 

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神经并且向自己的手部发出指令,苗木逼迫着自己,努力抬起了沉重的手,向着发光的湖面伸出了手,那是他最后的希望。

 

苗木努力瞪大了那双橄榄色的眸子,那双眸子在水底显得格外深幽又坚定。

 

仿佛是为了实现他的愿望,从水面光芒闪烁之处探下了一只手,那就是他的蜘蛛丝,他的希望。

 

苗木紧紧抓住了那只手。

 

当苗木的手握住了那只手后,从两手连接之处发出了耀眼的光芒,苗木感觉到脚上的束缚力瞬间放松开来了,苗木攥紧了那只比他宽厚的手,苗木的精神瞬间松懈下来了,他的意识再次重新模糊了起来,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上猛地传来了拉力,接着他彻底失去了意识。

 

苗木感觉自己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

 

梦里他在不断沉溺,在冰冷的水中无止境地在不断下沉着,苗木不明白他为何能够在水底呼吸,但是他感觉到身上仿佛有什么紧紧压着他的胸口,让他喘不过气来。

 

突然,他看到了从上方隐隐传来了银白色的光芒,尽管它极其微弱,但是苗木还是竭力抬高了他的手,向着隐隐闪烁着光芒的水面,尽管他并不知道那是否是水面,但是那是他在黑暗的水底唯一可见的光芒。

 

苗木颤动着指尖似乎是试图够到那点光芒一般。

 

仿佛是为了照应他的愿望一般,那点银白色的光芒透过水面向他逐渐靠近,一点一点,向他靠近,直到触碰到了苗木的指尖,骤然地放大,绽放出了令人眩目的光芒,苗木下意识紧闭了他的眼睛。

 

像星星一样。

 

苗木如此想道。

 

冰冷的温度从他指尖传来,但是苗木并没有觉得不适,他甚至......感到非常地....舒服。

 

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苗木觉得那甚至是在妄想,这个光芒是温柔的,冰冷而温柔的。在他接触到这个光芒之时,他感到浑身的压力都不翼而飞了,他努力着试图睁开双眼想要仔细从这个光芒中看清那个光芒的真实面貌。

 

然而,下一秒,他从手部感觉到了极为强烈列的拉力,令他再次忍不住紧闭上了双眸。

 

随后他醒来了,再一次。

 

残留在鼻腔里的水液呛得他剧烈咳嗽起来,险些让他喘不过气来,地上带着草腥味的泥土混合了水黏上了苗木的脸庞和湿透了的衣服上,破碎的草叶磨得他有些疼。

 

他甚至呛出了泪水。

 

泪水模糊了苗木的视线,但是他任然隐约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坐在了他的对面,而隔在他们中间的是一团跃动着的橙色篝火。

 

苗木可以听见木材在火堆里爆裂的声音。

 

“你不是这里的人。”

 

那是一个低沉略微的属于男士的声音,充满了磁性,犹如大提琴上缓缓拉出的低长音。平静,却太过平静了,不参杂一丝感情的,犹如一颗孤高的启明星一般,苗木并不感觉这只是一个单单的形容词而已。

 

苗木并没有立即回答那个人的问题,他撑着地面坐了起来,视野已经逐渐恢复清明,苗木已经能够越过篝火看清坐在他对面的那个男人的面孔了。

 

首先映入他眼眸的就是一头过长的黑发,由于男人是坐着的,苗木并不能够准确地说出男人的头发到底有多长,顺滑的长发像是丝绸一般凌乱地摊开在男人周身。接着是那双猩红的眼眸,苗木的眼神直直撞进了那双毫无感情的眸子里,那种眼神甚至不该属于人类,哪怕连一丝丝感情他也没有从那双眸子里捕捉到,简直像是一个行走的机器一般。

 

“你是谁?"苗木没有先回答男人的问题,而是向他提出了询问。

 

对方沉默了许久,并定定地注视着苗木的眼睛,橄榄绿的眸子中橘红色的花朵如同烟花一般绽放开来。

 

“我是星辰。”

 

男人用平静的语调诉说,仿佛一滩死水,毫无波澜,让人分不清这到底是一个玩笑又或是实话。当然,苗木并不觉得这是一个玩笑,他的大脑当机了一瞬间,话语像是被活生生地扼在了喉头,苗木想说的话千言万语最终从缝里挤出的只有一个单音。

 

“啊....?”

 

对面的男人并没有太在意他的反应,顿了顿,似乎是在思考,接着,他缓慢地开了口,薄薄的嘴唇蠕动着,吐出一个名字。

 

“神座出流。”

 

男人这么说道,苗木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这似乎是他的名字,他抬起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泥土,晃眼而过,苗木发现了一件奇妙的事情。

 

他捏了捏自己的左手掌心,他非常确定,就在不久前,溺水之前,他的掌心被划开了一个大口子。

 

而现在,不管是他的掌心上的伤口还是其他细碎的划伤都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苗木突然感到脊背有些发凉,他抬头定定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并发问了。

 

“我在哪里?”

——————————TBC——————————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