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酒醉心

请给我一只合法正太

【神苗】当星沉落 part two.于穹之下

part two.于穹之下



作者有话说:惯例,不bb那么多了直接开始吧,作者表示非常想直接完结然后番外炖肉啊,摊手,开玩笑的。要是本文能在日常为在三次遇到不顺心的烦心事和压力有些大的你带去小小的娱乐就好了呢,加油。











月色正好,那团篝火任在他的身侧噼里啪啦地烧着,那个自称神座出流的神秘男子此时不知道去了哪里,但是苗木知道他还会再回来的因此并没有感到太大的不安。

他的衣服已经干了,然而苗木在干草堆上翻来覆去地动着,显然有些睡不着,他会想着男人方才对他所说的话,并努力消化着.....

————————————

月色不知何时已悄然爬上了梢头。

“这里的哪里?”苗木直视着男人的眼睛,绿色的眸子里写满了不安与动摇,火光下的眸子看起来有些氤氲不定,大概是因为溺水后的缘故吧,若是旁人看来定是能看出些楚楚可怜的模样,当然在神座眼里就不是那回事了,现在苗木在他的眼里看来就是个弱小又无力,渺小的生命体,仅此而已。

名为神座出流的男人注视着他半响,缓缓开口道。

“这里是幻界,埃尔维亚。”男人的睫毛很长,像羽毛一般,他缓慢地低下了眼,羽刷般的睫毛由于火光的照耀在敛部投下恍惚不定的阴影,他似乎在思考。

接着他又重新抬起了眼睛,两人的视线再次交汇,接着男人站了起来,并走近了他,离开了树荫下,苗木这才发现男人衣着的奇妙,原本看起来是纯白色的衣物,在空旷处受到月光照耀后散发出了奇妙的银色光辉,以及繁复的暗银色花纹,纯黑色的长发披散垂落于衣上,两色一对,煞是好看的。

长长的披风拖在地面上带动枯叶发出了沙沙声,而苗木只是定定地呆坐在地面上仰视着男人一步步接近他的身旁。

这是怎样完美的人啊?

天神一般,仿若星辰一般闪耀,只不过并不在天空之上而是在他面前,伫立于地面之上。

鲜红的眸子仿佛有流光转动。

男人抬起了手,那是一双漂亮的手,骨节分明且修长又苍白,那简直就是艺术品。

这么想着,他俯下身,接着,那只手贴上了他的下颚,有些冰冷,却让人感到很舒服。

男人缓慢地蜷起了食指,将苗木的下巴抬起,使苗木与他平视。

他缓慢地凑近了苗木的脸,他们之间的距离逐渐地缩短,最后只剩下寥寥几厘米。

苗木清晰地感觉到,男人的吐息喷洒在他的脸上,苗木感觉他们的呼吸交融在了一起,悠长又缓慢,原本变得急促的呼吸逐渐平缓了下来。

他们在调和,苗木如此觉得,他被这个男人调和了。

“你的身上没有星光。”男人吐出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至少苗木没有听懂。

接着,男人抬起了头望向头顶的月亮,又重新看向了苗木。

“你是现界的人类。”那双红色变得有些迟疑起来,接着抽回了手,后退一步。

“我还能回去吗...?回到地...那个....现界?”苗木抿了抿嘴唇,他知道这有些厚颜无耻,但是他还是不抱希望地开口。

“你能帮帮我吗?”

神座沉默了一会,他注视着苗木的眼睛,或许的在思考,他明白这不是他的义务,也不将会是。

“好。”

神座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答应他的请求,或许是因为他从来没有真正地来到过地面,又或者是因为他是第一次接触到现界的人类,使他产生了名为好奇心的感情,他决定不着急于寻找返回天空的方法,而是选择陪伴于这个来自于现世的人,神座从未窥探到过现世的模样,而他对现世的了解仅仅存在于人间口口相传的传说。

苗木没想到他会答应自己的要求,所以在听见男人的应答反倒使他愣神了一秒。

“啊...?”

黑发的男人没再理他,自顾自地走开了,银色的身影钻进了浓密的树林里,阴影遮住了月光银色很快不知道钻进哪儿去了。

苗木看着他的背影远去,没有跟上,打了个哆嗦,回过神后苗木默默地往火堆靠了靠。

呼,暖和多了。

苗木闭上了眼睛,他感到眼睛酸涩了起来,只得紧咬着牙竭力不让自己呜咽出声来。

他已经,不在熟悉的地方了。

——————————————————

“哥哥!哥哥!别赖床了!快起床,要迟到了。”

“再睡会....小困.....”

“不行!已经八点半点了!”

苗木感到身上一空,有些不情愿地睁开眼发现是自家妹妹掀了自个被窝。

等等.....

小困?

————————————————————

苗木睁开了眼睛。

他是给饿醒的,饿意搅得他有些头昏脑涨,胃里疼得紧。

自从来了这儿以后,苗木可谓是什么都没吃。

阳光洋洋洒洒地洒在了苗木的脸上,暖洋洋的。

地面上开着蓝色的小花,蓝瓣白芯,也不知名,就是挺好看的。

然而苗木现在不是很有心情欣赏风情,首先,需要解决眼下的当务之急,他得去找点吃的。

苗木从干草堆上爬了起来,他感到一瞬间的发眩,手肘一软,险些重新摔了回去。

他揉了揉眼睛,接着苗木发现边上有张绿得油亮的阔叶,上头放着一些奇形怪状他没见过的果子,色泽鲜艳水灵得不行。

这是哪来的?苗木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四周。

接着他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坐在对面树荫下,闭着眼睛似乎是在小憩。

苗木的心头莫名一暖,捡着一枚较大的紫色的果子迟疑了一会,还是小心翼翼贴上果皮啃了起来,清甜的浆汁伴着浓郁的果香顺着咬开的口淌进喉头,瞬间润开了干渴的喉咙,苗木感到非常惊讶,几枚小小的果子罢了,却能让他足以饱腹,将他方才的饥饿感一扫而空。

苗木饱腹后突然有些无措起来了,无事可做,只得定定地盯着男人的身影神游起来。

苗木发现自己的指尖上染了些色大概是果汁吧,想着去找些东西蹭掉,蹑手蹑脚起身不打算惊扰对面的人,苗木离去时浑然不觉背后一双眼睛不知何时睁开了,并注视着他。

苗木再次来到了水边,这并不是他摔下去的水潭,而是一条涓涓的小溪,或许是因为有了前车之鉴,这一次他并没有敢立刻或是太接近水源,就在苗木站在原地踟蹰不定的时候,不咸不淡的声音从后方传到了苗木耳里。

“神...神座出流先生?”

苗木很显然吓了一跳。

“这里没有Lorelei。”

苗木显然是第一次接触这个生词,很快他便反应过来男人说的是将他拖下水底的怪物。

“走吧,今天傍晚前要回到村子。”神座的声音再次飘来,苗木侧头看去发现神座已经转身离去了,苗木急急忙忙的窜到小溪边快速地把手插进水里撵了撵,捧起一掬水快速地在脸上拍了拍,接着拽起外套就赶忙跟上了男人的步伐。

话说,这个世界的村子,是什么样的?



太阳已经再次爬到了苗木的头顶,他低头看了看表,他们已经走了五个小时了,甚至没有停下来过,哪怕只是稍稍顿顿脚。

苗木抿了抿嘴唇,再次抹了一把额前的汗水,解开了袖扣将衬衫的袖子挽上手臂,他昨晚莫名其妙被治愈的水泡估计现在又得再次磨出来了吧,苗木有些无奈地想。

说实话他已经快迈不开腿了,但是又实在不知如何对男人开口,这么长的路男人似乎丝毫没有倦意,步调始终保持着初始的速度,苗木已经有些跟不上了。

“那个....神座先生,可以稍微休息一下吗?”

苗木终于还是放弃了坚持。

男人的脚步终于停下了,月白色长袍的袍脚随着他的转身晃动着,斑驳的阳光像碎金一样落在他的袍上,有些晃眼。

神座看着不顾形象一屁股坐在地上的男孩,原路往回折到苗木的身边,接着半蹲在男孩面前,握住了男孩微润的手把玩似地捏在手心把玩,实际上却是在用神识探察着男孩的身体状况。

现界的人类都是如此脆弱的吗?

神座看着男孩被自己触碰后有些呆愣的表情,并没有太过深究,只是捏着苗木的手指,半敛下了眼睛。

苗木的有些呆滞地注视着神座半垂的眼睛,鲜红的眼睛里,点点红色的荧光在男人的眼底浮现,并逐渐增多扩散,形成了一个漂亮的漩涡,接着从冰凉的指尖散发出点点英银白色的荧光,接着那些萤火虫似的光芒潜入了他的皮肤。

苗木下意识抽动了一下手,但是他发现他丝毫动弹不得,他开始有些惊讶于神座的力量,男人看起来丝毫没有用力攥紧自己的手腕,而实际上他也并没有感觉到有多大的握力。

苗木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了,他感到一种奇妙的舒适感,从光芒下潜之处蔓开,并散布到了他的全身,他感觉到自己的疲惫感正在消退,疼痛的伤处散发着点点痒意,疼痛感逐渐减褪,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苗木被这种舒适感惹浑身发软,他甚至感到自己的每个毛孔都舒展开来,这种感觉实在有些太过舒服了,惹得苗木忍不住呻吟一声。

神座抽回了手,然而这种余韵却没有如此快地消褪,苗木有些魂不守舍,但是他很快还是缓了过来。

“快到了。”

神座如此说道,又继续踏上了路程,他看起来对这里很熟悉,跟在他身后的苗木如此想道。

或许是错觉,苗木感到他们的脚程没有方才那么快了。

他们确实没有再走很久,相较早上的路程大概他们只走了一个多小时,两人便已经抵达了神座口中的山庄。

起初苗木还在为神座的衣装会不会太贵过显眼,显然是他多虑了,似乎他才是那个衣装唐突的异类。

这是个闹腾的村庄,人们行走在大街上,衣着都是苗木从前只在幻想故事或者插画漫画里才能看到的样式,衣装花哨古怪的都有,苗木干咽了一口唾沫,这简直颠覆了他的世界观。

更不用说他看见了似乎可以被称作是精灵,兽人一类的生物,有人拥有长长的耳朵,有人拥有被野兽皮毛覆盖的身体以及野兽的头颅,却穿着衣装在站立行走,有的背上还背着一把巨大的剑。

苗木被这一切惊讶得移不开眼,丝毫没有察觉到他已经和神座在人流里走散了,漂亮的眼睛瞪得和铜铃一般大,这一切对于他都是过分新鲜的事物,就在苗木发现自己已经丢失了神座的时候他再没心情欣赏,在人流中急切地寻找着那抹白色,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不知道钻进了哪个偏僻的小巷。

突然地,他感到自己的衣角被轻轻扯了扯,苗木低下头,是一个精致的女孩,黑色柔软的卷发被束成精致的双马尾,深绿色的长裙过了膝,手里有个棕色的挎篮,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仰望着苗木。篮子里头摆满了不知名的红色小花,颜色和神座的眼睛很相似,苗木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哥哥买花吗?”

即使没有凑近闻,香味已经悠悠而来,这是他从来没有闻过的味道,香甜得过头,简直能将人溺进去似的味道,女孩的笑容开始变得诡异,原本茶色的双眸竟然泛起了红色的幽光,苗木的眼神有些诡异地开始逐渐变得迷离起来,原本精神焕发的双目黯然失色。

“大哥哥,弯下腰。”

女孩揪住了苗木的衣领向下拉扯,而苗木格外乖顺地俯下身,女孩樱色的唇里吐出两枚尖锐的獠牙,她踮起了脚,揪开了苗木衬衣的衣领,露出白皙的颈部。

而就在眼看着女孩的嘴唇即将贴上苗木纤细的脖颈时,苗木被一只手揪着衬衣的后领往后猛地一带,紧接着狠狠摔在了青石板路上,疼痛震得苗木在一瞬间清醒过来。

被夺走了猎物的猎手恼怒起来,她面色狰狞,花篮跌落在地上,红色的花散落了一地,幼白的小手变得青灰起来,从指尖几乎是在在一瞬间就探出黑色的指甲,尖锐又可怖。

吸血鬼紧盯着阻碍了她进食的人低声嘶吼出声,这是警示。

她在恐吓对手试图让敌人知难而退,而结果看起来并不是很好,那个长发白衣的男子只是平静地注视着她。

当吸血鬼的目光撞上那双红目之时,毛骨悚然的感觉从头顶瞬间传遍全身,她动弹不得。

逃。

她全身的细胞疯狂地在叫嚣着要逃跑,脚下却如同灌了铅似的沉重,让她动弹不得。

吸血鬼本该已经停止了新陈代谢系统的运作,但吸血鬼有些恍惚地感觉到冷汗在背部悄然渗泌。

这是恐惧感,吸血鬼看着那个黑发男人的走近愈发清晰地感觉到,她甚至说不出话来求饶,像是有奇妙的力量扼紧了她的喉咙,吸血鬼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苗木瞪大了眼,他眼睁睁地看着身穿和方才那位女孩相似的怪物在神座的手碰到她的额前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后于瞬间灰飞烟灭。

苗木木然地看着眼前一幕的发生,他只感到自己的脑子里乱作一团,甚至没有彻底明白方才发生了什么,只是隐约记得自己方才似乎是被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拉住询问是否要买一种红色的小花,再接着等他再次回过神来时已经是这副景象了。

“......”苗木张了张嘴,最后却没有说出一句话。

“跟上我。”神座似乎并不打算做过多的解释,只是弹了弹落在了他袍子上的灰烬,然后淡淡地瞥了坐在地上的苗木一眼,在转身离去的瞬间,神座挥手从指尖弹出点点星火,在飘落在散落一地的红花上时,燃起银白色的火焰将花朵燃烧殆尽。

之后他们很快进了旅店,这次苗木没有再跟丢男人。

太阳在他们进入旅店的时候消失在了山头,苗木很快便反应过来神座所说的他们需要在太阳下山之前赶到村庄是什么意思,当月光从窗户外洒进房间并落在神座纯白色服装上时,繁复的银色花纹再一次出现在了他的衣服上,并散发着神秘的幽光,正如他第一次所见,苗木不止一次在心底猜测过这件衣服的材质,同时他也在努力接受着不为在这个世界会出现什么而感到惊奇。

神座抬了抬手,房间顶端突然散发出了柔和的橙黄色荧光并且逐渐扩散填满了整个房间,室内逐渐亮了起来,整个房间的模样清晰地映入了苗木的眼底。

这是一间普通的旅馆而已,当然只是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对于苗木这可是稀罕玩意,一个巨大的水蓝色物体躺在房间的正中央,似是床.....?

它看起来像水母一样柔软,晶莹剔透像个透明的史莱姆,硬是要说,苗木把它定义为地球的水床。

房间里只有简单的基础生活配件,不知是什么样的木材做成的木制的地板,隐约散发着一股苗木从未闻过的幽香,硬要说的话大概是有些类似于松木的气息。

一天的徒步,说实话见到床的瞬间苗木几乎瞬间就想扑上去好好睡一觉。

似乎是看出了苗木的想法,神座指了指窗外。

“你应该去洗个澡。”

苗木愣了一会,走到神座身边顺着男人指向的位置看去,窗外是一个热汽蒸腾的水池,有些类似于他的世界里的温泉,大概是因为刚入夜的关系,并没有人在池子里入浴,这大概是入浴的好时间。

“神座先生不一起吗?”

苗木正准备出门时犹豫了一会,还是别过头露出一个笑脸问询男人。

神座迟疑了一瞬,侧过头与男孩对视了一会,似乎是在观察,又似乎是在考虑,过了许久并没有得到回应,苗木的笑容开始有些尴尬起来。

“呃,那...我先去了?”苗木挠了挠脸颊,有些不自在地收回视线,准备离去。

“好。”

男人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后,并从他的身后握上了苗木正准备抽离门沿的手。

还是那么凉。

这是苗木的第一反应,他没想到神座会答应。

神仙原来也会洗澡的吗?苗木半开玩笑地想。

浴池里着实没人,神座从一踏出室内开始,受着月光的照耀,纯白色的衣服再次散发出银色的光芒,苗木被吸引住了,再一次。

神座抬了抬手,张开了驱人的结界,银色的光芒笼罩了整个浴场,又很快散去,接着他将银色的袍子一件件褪个干净,柔软的袍子跌落在地上,赤【裸的男性躯体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男孩的面前,墨色的长发垂落在男人身后,雾气萦绕在浴场,不等苗木看个清楚,男人已经泡进了浴池,抬着一双猩红的眸子悠悠地看着呆愣在原地的男孩。

苗木后知后觉地发现自个完全只顾着看男人了,羞红了脸转过身一声不吭开始解衬衣,褪个干净后在离着神座较远的地方也潜下了温热的水池,把自个整个泡在了温热的水里,只冒出半个头来,咕嘟咕嘟有些孩子气地在水里吐了个气泡。

月色正好,神座那不知材质的袍子在浴池边散发着幽光,悠长的静谧在两人间无限蔓延,神座似乎很满意水池的温度,闭上眼睛靠在边缘,或许是错觉,苗木看到从神座出流的身上隐隐有看起来格外柔和的银色的光芒散发,那种苗木以前一直觉得是伍佰元(日元)特效的东西竟然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苗木悄悄地揉了揉眼睛确定他没有看错。

“刚才的那个女孩是什么?”苗木最先打破了平静,他的好奇心已经满溢,方才怪物在神座手下灰飞烟灭的场景依旧清晰地在他的脑内回放,苗木实在不是很认为男人会给他解释是如何让那个怪物消失的,只得换了个看起来比较容易回答的问题,至少得试图先打破这尴尬的境地。

“吸血鬼。”

神座没有做过多的解释,真的就只是[回答了这一个问题],之后就没再说话了,看起来似乎是不打算展开话题。

“原来是这样啊。”苗木不由打了个寒颤,后怕地摸了摸脖颈,一直以来单纯存在于他的概念之中的生物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并且看样子是试图...吸他的血?苗木有些不敢想若是神座没有及时找过来并阻止的话,他现在会是什么样,但是他为什么会失去意识?苗木弄不明白。

神座泡得正舒服,自从来了地上他还没有好好洗过一次澡,不仅仅是因为他的生理功能和地上的人不太一样不容易分泌汗液,同时他也觉得地上不太饱含有月光的水沐浴起来似乎没有太大意义,他的目光毫不含蓄遮掩,直勾勾地盯着苗木并且肆无忌惮地扫视着他的身体构造。

苗木发现了男人的目光,并很快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虽说大家都是男人,但是实际上苗木作为一个打小生活在东京本地的城市人,他还是不太习惯与人赤裸相对,更别说被人如此观察自己。

“那个...神座先生?请问有什么在意的事情吗 ?”苗木不自在地往水里把自个压了压。

神座并没有因此收回他的视线。

“神座。”

“啊?”

“神座。”

“呃...神座...先生?”

“......”

苗木接收不到神座的电波,神座也放弃了纠正苗木,沉寂继续在两人之间蔓延开,苗木这才反应过来神座的意思。

“神座?”

苗木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他有些不确定道,这样令他感到自己有些不礼貌。

“嗯。”

苗木突然感觉神座有些微妙的可爱,他努力将之想为错觉。

“为什么....我会昏过去?”

“那是奥瑟,死灵术士骨头上长出的花,对幻界的人有致幻的效果,对现界的人类影响可能更大。”

苗木还是第一次听到神座说这么长的一句话。

神座似乎是看够了,收回了视线,他从水池里起身,大概是什么魔法,神座身上挂着的水珠在一瞬间干掉了,他弯下腰拾起散落在石头地上的衣服慢条斯理地一件件穿上,随后对着苗木随意丢在地上散落一地的衣服隔空挥了挥手,苗木并不清楚男人在干什么。

神座做完后自顾自的离开了澡堂,苗木还想再泡会,温热水从四面八方将他包裹的感觉对于两天都没能好好休息的他实在是十分奢侈了,让他有些不愿离开。

苗木彻底舒展开了他的四肢,漂浮在温泉里,让他四肢百骸都放松下来,他开始好好回想着这两天发生事情,男孩深深呼出一口气,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太过离奇,他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

映入眼中的是漫天的星星,他从未见过如此多的星星洒满夜空,哪怕是在日本的深山。

他突然开始想念他的世界的尾气味,市中心喧嚣吵闹的人群,满眼缭乱的广告牌与晃眼的霓虹灯。

苗木闭了闭眼睛,水池里爬了起来,正当他犹豫是否要穿上脏衣服时,苗木发现本应该沾满泥土和碎叶的衣服已经变得焕然一新,甚至散发着一股好闻的气息,他就着一身犹然湿润的躯体将衣服套上。

出了浴池进屋子后,苗木发现许多的人陆陆续续地擦过他往浴室去了,苗木这才发现方才他们起码也在浴池里霸占了四十来分钟,却没有一个人往立头来,这大概又是什么魔法吧?苗木如此想道。

回到房间时神座已经躺在那水蓝色的史莱姆上了,身下看起来铺了一层野兽的皮毛,身上穿着一件看起来类似于真丝衬衣的衣服,松松垮垮得罩在男人身上,裤子看起来也是一个材质的。衣服依旧是纯白色的,苗木不得不承认,白色与男人的黑发很搭配。

话说.....这里只有一张床吗?

苗木看着摊在房间中央的蓝色大水床有些郁闷地驻住了脚步。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