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酒醉心

请给我一只合法正太

【神苗】伪车 梗:只穿着衬衣的苗木和心机姐姐


第一次写神苗请见谅,对姐姐的尺度把握不清,群里不记得是哪位大佬说的想看衬衫苗于是就写出来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超ooc注意。

R15注意



————
苗木坐在玄关脱下了运动鞋,顺沿颈窝淌下的汗珠打湿了卫衣领口,鬓角额间一些细碎的头发被汗珠浸湿略显凌乱地贴在颊面,面色因为运动带来的潮红尚未完全褪去,气息有些絮乱,淡色的嘴唇微微抿着,他浑然不觉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男人,毫无警觉感的他撑着地板预备起身,一回头便被吓得不轻脚跟不稳就要一屁股摔坐回地上,而长发的男人始终静静地看着他,似乎是先一步预见了苗木的反应,伸出手握住了青年的手腕在他的屁股即将与木地板来个激情碰撞时将他稳妥地带了回来,而惯性使得苗木一个不稳又向前栽去,稳当的落入一个怀抱。
苗木下意识拽住了男人的衬衣稳住了身形,抬起头的一瞬间恰好与男人那双毫无波澜的红瞳撞了个正着,柔顺光滑的黑色长发由于惯性垂落下来蹭过苗木的颊侧,痒痒的。
苗木愣了一下随即在男人怀里软和了眉眼,用唇角勾勒出一个温柔的弧度。
“早上好,神座前辈。”
神座出流垂着眼看着怀里展露笑颜的大男孩抬手抚过他的耳根低头用唇碰了碰男孩的发梢。
苗木像只小猫一样不易察觉地蹭了蹭男人宽厚的胸膛,他眷恋着这个感觉,随即扶着男人的手臂直起了身。
“早餐我现在去做,等一下。”
苗木清洗了双手,用挂在水池边的棉质毛巾擦干了手,取出土司厚切撒上了杏仁片以及少量的芝士屑放入了烤箱,烤箱适时的响起,取出烤的微焦的土司撒上了少量细海盐,与几枚小西红柿和几片生菜叶摆盘均衡营养,出门前便开始萃取的咖啡差不多满了壶,苗木将咖啡分别倒入两个一黑一白的马克杯里与还腾着热气的厚切土司一起拿到了客厅里。
男人就坐在沙发上看书,衬衣领口的纽扣并没有扣全,不知是故意又或是无意拧开的两粒纽扣使得衣领随意地敞开,锁骨轻易可见,衬衣的下摆被扎进了裤子里,袖口被上挽至手肘露出了精实的小臂,长发撅在脑后松松垮垮扎了个小辫,大概是为了容易活动,整个人透露着几分慵懒又禁欲的味道,苗木看着男人眨眨眼放下了盘子,低头摸了摸自己显然比男人纤细得许多的小臂意味不明地叹了口气。
决定不打扰男人看书苗木将早餐推到了男人面前,向浴室走去,一身的汗有些让人不舒服的黏腻感,苗木决定先去洗个澡。
坐在沙发上的神座出流将目光从这无聊的书籍中移了出来对上苗木的背影,对被人观察毫无知觉的苗木走进了浴室顺手关上了门,他合上了厚重的书页开始进食,味道不能算是很好的顶级的,但是是不错的,他对食物的口感并没有追求和执念,对于食物的定义他只是当做是身体需求的能源罢了,以他的才能能够轻易地做出顶级的食物,但是对于看着苗木每天都费心劳神精心为他准备食物的举动他其实并不太理解,但是他大概是享受着这种感觉,至少是不反感。
苗木对他的食量大概是有所掌控,他只能这么想,除了最开始有些糟糕的前几次以外,青年每次做的早餐食量都会恰好在他快要饱足的分量。
看着桌子上剩下的两杯咖啡神座出流舔了舔唇角的盐粒,拾起餐盘起身去厨房的水池清洗了手,顺便洗净了餐盘放回了消毒柜,回到了了客厅,浴室里淋浴的声音停止了,神座出流握住他常用的黑色马克杯杯耳控制好力度正好地使咖啡杯不轻不重泼在了玻璃桌上,声音很大力度却不至于伤到杯身,咖啡也像被计算好一般恰好淌开在茶几边缘没有流到地上,浴室里听见声音的苗木显然吓了一跳。
“怎么了?!”苗木擦干身子刚想穿衣服却发现自己的衣服忘了带进来,衣筐里只有一件整齐叠放着的白色衬衫,但这并不是他的衣服,这是……出流前辈的衣服。
听见了门外动静的苗木不再顾忌什么匆匆忙忙抓着衣服就套上了,随意地扣了几枚纽扣就赤裸着脚冲了出去。
神座出流的左手握着书脊安静地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淌开的咖啡让苗木有些心急,来到了男人身边担心地查看着。
“没有被烫到吧?”
“嗯。”男人的应声瞬间就让苗木放心了下来。
“等一下,没关系的,我去拿抹布擦一擦就好了。”
神座的衣服对他来说还是宽松了,袖子几乎要盖过他的指尖,宽大的衣摆巧妙地遮住了苗木的臀部,刚刚冲淋过的头发还没有能擦干,依旧有些湿漉漉地滴着水,浸了了领口使得变色的衬衣若隐若现得看得见肉色,或许是刚刚淋浴的水有些热,使得苗木的皮肤隐隐透露着诱人的粉红色。
苗木从厨房拿来了抹布站在神座出流身前弯下腰细心地擦拭着桌面的咖啡,弯腰的动作使得衣服下摆上提随着苗木的动作晃动着,小巧挺翘的臀部若隐若现,腿间垂落着沉睡中淡色的生殖器也隐隐能见。
苗木突然感觉到臀尖上覆上微凉的触感使得苗木瞬间僵硬在了原地,他有些僵硬地回头。
“……前……辈?”苗木干咽一口唾液看着神态一如平日波澜不惊地阅览着手书册的男人有些不确定地出声,什…为什么这个人能够用这幅表情干出这种事啊!
“继续,不用在意。”男人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用着陈述句的语气捧读一般命令着,而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止。
“继续。”神座出流再次将话语重复了一遍,他的目光始终没有落在苗木身上,始终注视着手里的书册。
宽厚的大手将右边的臀瓣轻易地包裹住了,臀尖被牢牢掌控在男人的手心揉捏着,苗木觉得大概是心理作用,从臀尖传来一种奇妙的酥麻感,苗木烧红了脸僵硬着身子强迫着自己握着抹布继续清理,他觉得自己有些腿软。
神座出流的手指骨节分明纤长漂亮,肤色是有些病态的苍白,皮肤下青色的血管明晰可见,指甲被苗木打理得很好修剪得圆润光洁,却毫无疑问的是男人的手,神座出流的手掌比苗木诚的手掌要大,能够轻而易举地将苗木的手包裹起来。
神座出流手掌的温度不知道为何一向偏低,苗木感到那纤长冰凉的手指有意无意地在他的股缝里摩擦着,这让他紧张极了,夹紧着根手臂微微颤抖起来,苗木轻咬着下唇不作动静,攥着抹布的手指节泛白,他觉得,好像他被他的前辈,他的恋人,摸得有反应了。
男人的指腹覆着一层薄薄的茧,

【妈的拉♡灯,哎嘿♡】

ps:这篇是在wilt产出之前的摸鱼,大概间隔可能差不多有半个月左右,如果被和谐了的话,我就去摸百度和谐器了。

评论(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