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酒醉心

请给我一只合法正太

【DAY2】无所事事不务正业的神苗段子

不务正业的段子2.角色ooc慎吃

神座出流不是很喜欢别人碰他的头发,并不是说他有多爱惜这头长发或者多在意它,只是因为苗木曾经夸赞过它们,并且喜欢为他打理它们,说实话这倒是给他省了不少事。

自打苗木见到过神座出流自己洗头打理的样子以后,几乎再也没有把这项工程交给头发的主人,用苗木的话来说,是糟蹋了这头漂亮的长发,即使他并不觉得怎样,但是他还是欣然接受了苗木的行动,至少是他觉得,这种感觉应该称之为享受。

他的恋人会用那双始终对执枪感到抵触的双手触摸他的头发,花洒冲出的水温总是的温度恰好,他的恋人会温柔而细心地打湿他的长发,然后花上近乎一个小时的时间不厌其烦地为他细心清洗护理,洗发乳和润发乳都是经过恋人精挑细选的,不是太过甘甜腻人的味道,而且让感到缠绵沉静的木香,最后再用吹风机一点点地吹干。

他的恋人会让他坐在木椅上,拿着小梳子站着为他打理一头显然有些过长的发,洗过的头发总是有些过分地蓬软,苗木很喜欢这种触感,顺滑而缠人,在他细心梳理完恋人略有卷曲的长发,他会慢慢地把脑袋碰上恋人的肩头,接着他们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他还可以嗅到洗发乳的香味,嘴里微苦的醇香带着另人陶醉的甜味弥漫开来,是巧克力的味道,苗木不由的想到,大概是方才他放在桌子上的那一小块吧。

接着,他的恋人逐渐加深了这个吻,带上了几分掠取的意味,等他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一发不可收拾。
苗木曾试图结束这个黑巧克力味的吻,却发现恋人不知何时用他的手臂将他牢牢锢在了怀里,他思考了半秒放弃了防守,打断了恋人单方面一味的索取,苗木用手攀上了恋人的肩头,倾身用膝盖挤入了恋人的腿间,稳当地压在椅子上,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继续着这个仿佛无休无止的吻,反守为攻,至少他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对一切性事都感到青涩无力的少年了,效仿着恋人的动作缓慢而轻柔地逐渐占了上风,作为男人天性的征服感从骨子里悄然弥漫,然而他并不知道,他的动作在恋人的眼中是如何的挑逗,神座出流放缓了动作,任凭恋人一副得志的家猫一般可爱的模样在他身上动作着,神座出流眯了眯眼,宽厚的手掌抚上了恋人的腰肢,温润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衬衣染上他的手心,恋人娇小柔韧的身体近在咫尺,沐浴乳的清香若有若无的传来,漂亮的眸子里已经因为长时间激烈的接吻镀上一层薄薄的水汽,看起来格外可人,神座出流眨了眨眼,他决定顺应自己的需要,用一个略带暴力的啃吻终止了恋人的动作。

在恋人开口之前,他结结实实捉住了恋人比自己小一圈的手,抬眼依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坦然的用一句话堵住了恋人的嘴。

“诚。”

苗木舔了舔自己被恋人咬红的下唇,有点疼,他有些不解地向恋人投去疑惑的视线。

“我硬了。”

苗木的脸很快红了个透,耳根也染上了诱人的红,看起来很是美味,长长的睫毛扇动着,漂亮的眼睛有些无措地转动着,他看着恋人一如既往淡然的面容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出一句话,从那双赤红的眼睛苗木看到了略显狼狈的自己,他无法对这副眼睛认真看着他时说出拒绝的话语。
苗木有些认命地闭上眼睛,回应一般低头浅浅亲吻了长发恋人的唇,抬手触碰了恋人的脸颊,接着将手指没入了那一头柔顺的长发,软着身子将自己完全交付于恋人的怀里,木头的幽香将他包裹,他的手被恋人扣住,十指相扣,温度交融在了一块儿谁也分不清了。

…………

拉灯。

——————
作者有话说:和谐你我他,拉灯靠大家,差点开起了车,但是理智制止了我,毕竟这只是段子不是长篇,人物ooc,希望吃得愉快
ps 作者总是爱瞎打tag

评论(7)

热度(36)